【无人岛物语--漫长的暑假】作者∶铃木俊介 二

发布日期:2018-03-19  来源:freexx性欧美_色姐妹在线AV_色哥哥去哥哥干_大香蕉伊人久草av

 
「光一加油!光一加油!光一加油!」
 
可以听见沙织小声的加油声,但是我渐渐要失去意识了。
 
可恶怎麽能输给这种家伙呢,我怎麽能死在这种地方呢。
 
「八卡拉!八卡拉!八卡拉!」
 
「光一加油!光一加油!光一加油!」
 
规律的加油声变得渐渐小声了起来。
 
而在远处彷佛听见了大鼓声。
 
冬冬┅冬┅冬冬┅冬冬冬冬冬冬冬┅
 
冬冬┅冬┅冬冬┅冬冬冬冬冬冬冬┅
 
这个大鼓的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
 
光一!光一!
 
冬冬┅冬┅冬冬┅冬冬冬冬冬冬冬┅
 
大鼓声像是钻进了我的脑子一样,在头盖骨旁绕个不停。
 
然後脑中出现了一个火球,突然一下子就爆裂开来。
 
***
 
「光一!光一!」
 
听到沙织的叫唤声,我醒了过来,脑子深处还发麻着。
 
沙织用力地紧紧握住我的手,她手中柔嫩的触感让我醒了过来。
 
「我┅还活着吗?八卡拉呢?」
 
沙织指着一旁,八卡拉正流着鼻血倒在那里。
 
「你刚才好厉害。突然一下子对着那个男人的┅股间踢了下去,然後又抓住他 的头发对着鼻子给了他一记头锤。」
 
「原来如此┅是帕拉鲁的火神┅」
 
「什麽!?」
 
「没事啦┅我听到了沙织对我的呼唤,然後就涌起了力量,真是谢谢你了。」 
我慢慢地直起身子来。
 
但是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呢?真的是火神帮助了我吗?还是那只是偶然的幻觉呢 ?
 
我看着八卡拉那副像是黑色岩石的身体,不禁又想起了刚才的幻觉。
 
「这家伙打倒了八卡拉,是真正的战士,光一┅」
 
族长一个人自言自语说道,然後村民们便大声的叫喊起我的名字来。
 
「光一┅光一┅光一┅」
 
一时之间欢声雷动,而我也趁着这股气势,握着拳头朝着空中一高高举起。 
隆隆隆隆隆隆┅大地摇晃着。
 
哇啊┅绘理奈小姐的哀嚎声突然响了起来。
 
村人们全部都当场趴了下来。
 
这阵摇动经过了十秒左右就停止了。
 
「我赢了,我应该可以带走你们的女王了吧。」
 
在村民的吵杂声中,我对着村长说道。
 
「没办法,这是兹恩的规矩。」
 
「绘理奈小姐我们走吧!」
 
我大声地说着,可是绘理奈小姐像是在思索着什麽,一句话都不说。
 
「绘理奈小姐!这件事情只有我和教授知道而已┅那就是那座山搞不好会爆发 ,如果你留在这里就危险了,刚才的地震就是爆发的前兆。」
 
我只能这麽说了,听到我这番话之後,绘理奈小姐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当然,沙织也是一样。
 
「那是真的吗?」
 
就连兹恩族之中唯一通晓日语的族长也吃惊得瞪大了眼睛。不过这也难怪,这 个村子就在火山的山脚下,如果爆发的话,这里一瞬间就会变成灰烬。
 
「战士光一,你到这里来!」
 
绘理奈小姐突然叫了起来。
 
「你在说什麽,现在不要再玩你的女王游戏了啦!」
 
「你过来就是了!」
 
绘理奈小姐一副很有威严的样子,於是我只好照她所说的爬上了高台。
 
绘理奈小姐突然痴痴地笑着小声说道。
 
「实在很不好意思。我看到那个了,队长和理香的那个┅」
 
「原来是绘理奈小姐你┅」
 
「所以我才有点心烦意乱的,因为我原本也觉得队长是个好男人。」
 
「别开玩笑了啦。」
 
「请你不要介意,不过就是要经历那种事情才叫做大人嘛。」
 
「什麽那个啦!一下子说得那麽正经。」
 
「就是那个大人嘛,我也想┅」
 
你也想┅我看着绘理奈小姐的脸,小声地笑了出来。
 
「战士光一,请到这里来领取奖赏。」
 
突然又恢复成女王姿态的绘理奈小姐在上衣的口袋里头掏了一阵之後,取出了 一颗大约有拇指大小的绿色石子。
 
「这个是你送给铃音的┅翡翠!?」
 
「没错,後来我又捡到了两颗,现在送给你。」
 
「真的可以吗?」
 
「你就把这个送给你最重要的人吧,嘻嘻┅」
 
绘理奈小姐一如往常又摆出了那种微笑来,并且偷看了沙织一下。
 
我觉得现在即使是看到绘理奈小姐的那种微笑,自己也不会再有任何动摇了。 
***
 
於是我们离开兹恩族的村子,急忙赶路回营地。我们现在已经连续赶了一天半 的路程了。
 
「真没想到绘理奈小姐居然会说出那种话来┅」
 
「嗯,基本上绘理奈小姐原本就是个好人嘛。」
 
我一边想起翡翠的事情一边如此说道。
 
翡翠还没有送给沙织呢。
 
沙织之所以会称赞她,是因为绘理奈小姐自己自愿带领兹恩族去避难。
 
绘理奈小姐要带领兹恩族人到我所说的遗迹去避难,因为如果火山一旦爆发他 们就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而且她还要族长发誓绝对不跟帕拉鲁族人起争执。
 
那个黄色眼睛的族长,就是最强的战士┅听了我们说的话之後还是有点半信半 疑的。
 
「绘理奈小姐你应该不会又想继续当女王了吧。」
 
「当然不会,不过那些人┅」
 
「你说『不过』是什麽意思?」
 
「或许会和他们一起在遗迹附近生活也说不定。如果说无线电没有修好,而且 火山又爆发的话┅」
 
隆隆隆隆隆┅又地震了。
 
虽然摇动得不是很厉害,但是却摇了很长一段时间。
 
这时我们的身後发出了一阵巨大的声响。
 
听起来像是巨大的保龄球瓶倒下来的声音。
 
回头一看,从火山顶正冒出了黑色的浓烟。
 
「终於开始爆发了!」
 
「绘理奈小姐他们会不会有问题?」
 
「嗯,还没有流出岩浆,现在开始逃的话还来得及,我们也要快一点!」 
隆隆!又发出了爆发的声音。
 
我和沙织像是听到赛跑的枪声一样,奋力地向前冲。
 
回到营地时,看到教授和理香倒在沙滩上。
 
我们急忙跑过去一看,两人才慢慢地爬起来。
 
「你们怎麽了?」
 
「我们没事,只是从你们走了之後,几乎都没睡。」
 
「火山终於爆发了┅」
 
「嗯,我也看到了,而且刚才我也从教授那边听到有关火山的事情,因为他说 这里还很安全,所以我就拼命地持续着作业。」
 
「绘理奈小姐呢?」
 
不知何时出现在我们身旁的铃音开口问道。
 
於是我把我们在兹恩村落里发生的事情,还有绘理奈小姐要带兹恩族人去遗迹 避难的事情简短地告诉铃音,当然翡翠的事情我没有说出来。
 
「原来是这个样子,绘理奈小姐呀,真像是她的作风。」
 
「那这麽说,再不久就可以再见到她罗。」
 
铃音听完之後微笑着抱着乌噜噜抚摸着它的头说。
 
「修理方面进行得如何?」
 
「唔,经过大家不眠不休的努力之下┅终於修好了。」
 
「AC马达现在随时都可以使用了,剩下的只要把天线调整好而已。」
 
太好了┅我在回到这里之前,一直在担心着这件事情。
 
「理香,操作无线电最少需要多少人?」
 
「除了我之外,还要有一个人在小屋外面负责调整天线┅」
 
「我了解了,那麽就由教授和沙织带领铃音立刻朝着遗迹出发。」
 
听到我这样说,大家都吃了一惊。
 
「你说什麽?难道说你打算你们两个人留在这里吗?」
 
「我不走,我也要留在这里。」
 
「铃音也要跟大家一起留在这里!」
 
我看着大家的脸,然後用力的吸了一口气之後用强硬的口吻说道。
 
「你们大家给我听着!不知道火山什麽时候会开始正式爆发,所以你们尽可能 地在安全的时候先到遗迹那里去比较好┅」
 
沙织一直看着我的眼睛,我虽然了解她的心情,但是我自己内心深处也是同样 的痛啊。
 
「如果到遗迹去的话,至少还可以捡回一条小命!」
 
┅至少,其实我很不想用这种方式来解释现在的情形。
 
不过这些地方相信教授和理香应该也想到了才是。如果说有人能很明确地在这 里把话说清楚比较好,我是这样确信的。
 
「拜托你,教授,沙织和铃音就交给你了。」
 
「嗯,我知道了,就这样吧,很遗憾不能亲耳听到通讯成功时的声音。」 
「我┅了解了。是不是呀,铃音。」
 
「嗯,我也去遗迹好了,乌噜噜我们可以见到绘理奈小姐了。」
 
我用力地点了点头,然後慢慢地看着大家的脸孔。
 
「不知道地震什麽时候会来,我们这边也该开始了!」
 
理香很用力地说道。
 
「就这样子,直直地过去,然後有一点点偏北┅」
 
我听从着理香从小屋中发出来的指示,调整天线的电线方位。
 
教授离开之後,已经过了快要三个小时了,火山还是一样一直发出可怕的声音 。
 
「就是这样,就是这个位置,OK!」我用钉子把电线固定在这个位置。 
「救命!S-O-S!有没有人!听到请回答好吗。这里是遇难者发出的无线 电。S-O-S!!救命!」
 
我走进小屋,然後站在理香背後。
 
「情况怎麽样?」理香摇了摇头。
 
「总而言之,只能不屈不挠多试几次了。救命!S-O-S!」
 
理香每间隔一段时间,就重复用无线电发出相同的求救讯息。
 
「拜托┅拜托一定要有人收到这些讯息呀┅」
 
我紧紧握住两手的拳头,手掌心不停地流着汗。
 
这台破破烂烂的古董无线电,是维系着我们和母国日本唯一的一条线路,但是 感觉起来实在是太不可靠了。
 
碰!背後的门发出了声音。
 
「沙织┅你?」听到我的话之後,理香也回过头来。
 
「你┅果然还是回来了。」话才一说完,沙织就冲向我的胸前。
 
「对不起┅我还是没有办法┅就是觉得好像会永远见不到你┅」
 
「我知道啦,你就别再哭啦。没关系啦,那我们就一起努力吧!」
 
我一边用力抱紧哭泣的沙织一边安慰她。
 
我一定要坚持到最後,这也是为了沙织。
 
「喂,好了没,我还在这里喔,稍微节制一下嘛。」
 
理香开开玩笑地说道。
 
「对不起┅」我一边说着,一边抱紧沙织的背。
 
隆隆隆隆┅可怕的地鸣呜声又变大声了起来。
 
「现在大家应该都已经到达遗迹了吧。」
 
我在小屋外面,靠在沙织的身旁一边说着一边坐了下来。
 
自从教授们出发之後,今天已经是第三天的白天了。在这段时间之内,虽然有 好几次的小地震,火山也持续冒出黑色的浓烟,但是仍然还没有正式爆发。 
沙织坐着坐着就打起瞌睡来了。这也难怪了,虽然请理香教我们通信的方法, 然後三个人轮流测试,但是这种时候实在是很难安稳地睡得着觉。
 
但是如果不睡一下的话,身体根本就撑不住。
 
我也勉强闭上眼睛休息,即使是一下子也好。
 
水车转动的声音,还有动力传达装置上面木制的齿轮运作的声音,不断地响着 。
 
「队长!起床了!队长!」听到沙织的叫唤声,我睁开眼睛一看。
 
「队长,你看河流,河流已经被煮的滚烫了!」
 
我一听沙织这麽一说,连忙往河流的方向看去。
 
这是怎麽一回事!河流竟然正在冒着烟。
 
温泉!这一定和之前我们曾经使用过的温泉一样,被地热煮沸之後的温泉水从 各地方涌了出来。
 
隆隆隆隆隆!火山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叫唤声。
 
「呀啊啊!」
 
「开始了!」从小屋之中飞奔而出的理香对着我焦急地说道。
 
的确,那座火山正喷出了从来没有看过的大量黑色浓烟,而且伴随着地鸣,地 面的摇动也渐渐地变得激烈起来了。
 
「理香,我看不知道什麽时候会发生大型地震,现在还是到遗迹去吧┅」 
「不行!我们回日本最後的可能性只剩下这个方法而已了,一定要试到最後关 头才行。」看到理香充满了坚决表情的面孔,我也无话可说。
 
「我知道了,只好这样做了。这里看不清楚火山的情形,所以我到海边去。」 
「我也要去!」於是我和沙织就朝着海滩而去。
 
站在海岸上可以看见部分的火山,火山确实是已经开始爆发了。
 
除了之前那样喷烟之外,火山还朝着四周吐出红色的火块。
 
橘色的熔岩慢慢地沿着山势流了下来,彷佛就像是火山正在对着我们做鬼脸一 样。喷发出来的浓烟和火山灰把天空都涂泄成灰色了。
 
「现在还是赶快到遗迹那里去好了,如果绕过河口,那些已经沸腾的河流应该 还可以过得去。」沙织用坚决的声音说道。
 
「为什麽火之神会发怒呢?」
 
我用着一种敬畏以及尊敬的心情看着这具有压倒力的火山。
 
但是现在它是我的敌人了,要把我们吞下去吃掉的敌人。我一边思索着,刚才 被火山压下去的气魄,又重新振作奋发了起来。
 
「队长,请你振作一点!总之我们现在不早一点出发不行。」
 
沙织简短地又带着些许斥责的意味对我说道。
 
「我懂了,我们也和理香说一声之後再出发吧。」
 
我一边回答着一边看着遗迹的那座山丘。
 
「啊,丛林┅丛林冒烟了。」
 
「咦,到底是怎麽一回事?我看不太清楚。」
 
身高比我矮的沙织应该是看不见吧。我们从岸边下来,重新眺望丛林。
 
丛林中到处升起了白烟,覆盖住整个丛林。
 
「丛林已经燃烧起来了。」
 
「那麽遗迹那方面就┅」
 
「要通过丛林前往遗迹应该是没办法了,还没被火吞没之前就会被烟┅」 
如果连海岸这边的丛林也被火蔓延到的话,那我们就没有容身之地了。
 
所以在那之前┅要是有雨的话,不!要是有一场暴风雨的话,像上次把我们栖 身之处给摧毁的那种暴风雨来临的话┅
 
的确,天空虽然是被云所笼罩着,但是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会下雨的云。 
「队长!沙织!」
 
我们朝着声音处回头一看,理香正用力地挥动双手跑了过来。
 
「通了唷!已经通了唷!」
 
「无线电已经接通了吗?」
 
「是美国的第七舰队┅接通的,就在无线电坏掉之前一刻!」
 
理香呼呼地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说道。
 
「太好了!那,他们大概要什麽时候才会到!?」
 
「我不知道,不过他们说马上就会过来救我们了。」
 
听到这句话真是让人沮丧。
 
「理香你看那个┅丛林已经起火了,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到遗迹去了!」 
「火势一定会蔓延到这里来的,如果在那之前,救援能够及时赶到就好了┅」 
理香听了我们说的话之後,看了看丛林,然後脸上表情呆滞了一下子,然後笑 了起来。
 
「如果没有办法过去的话┅那就只能在这等了。」
 
轻松地说完之後,就原地坐了下来。
 
看她这个样子,真不愧是理香。但是看起来又不像是已经放弃的样子。
 
不过事到如今,我也无可奈何。
 
於是我和沙织也跟在理香之後在沙子上坐了下来。
 
「今天是十二月五日了┅正好是一年又四个月了。」
 
我一面看着手表一面说着。
 
「虽然说是正好,但是时间也没过得那麽精确。」
 
「不过我们经历了许多有趣的事情,真的是很快乐。」
 
沙织一边看着我一边这样说道。
 
於是我们开始谈起来到这座岛上之後,所发生过的事情。到过了各种地方,也 做了许多事情,遇见了许多人┅感觉起来每一件事情都是那麽有趣。
 
「我记得我刚漂流到这个海岸的时候,那个时候实在是哭的很伤心。」
 
「什麽,队长居然也会哭?」
 
「嗯,你猜我是怎麽样回复精神的,我是想起了一首短歌,嘿嘿嘿┅」
 
「原来是短歌呀┅我是理工科的。」
 
两个人想了一会儿,沙织突然看着我的脸。
 
「我知道了,是不是那首东海的┅」
 
「标准答案,我那个时候居然想成是『南海的┅』我还真是白痴哪,真是笑死 人了,然後我就这样子恢复了精神。」
 
啊哈哈哈哈┅三个人夸张地笑了起来。
 
我们现在已经不太注意到周围的爆发声音,还有地鸣声。
 
但是我心里头还是一直在想,救援不知道什麽时候会来。
 
「原来是这个样子,那时候真的是不知道在想什麽┅」
 
「啊!火!」
 
沙织突然叫了起来。
 
结果一看之下,眼前的丛林已经烧了起来,冒出的白烟正朝着这里过来。 
刚才还不是很在意的木头燃烧声,现在听起来变得好清楚。
 
「队长!现在要怎麽办!」
 
「我也不知道该怎麽办才好┅第七舰队那些家伙到底在磨蹭些什麽!」
 
我一边爬下海岸一面陷入了窘境。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会那样,但是现在身上彷佛已经感觉到已经燃烧起来了! 
「人家还不想死┅」
 
沙织在一旁喃喃自语。
 
没错,我也不想死,因为我和你已经约定好了。
 
我一边看着沙织的侧面一面这样子想着。
 
一定要活下去!一定要活着和大家一起回日本去。
 
正当我的内心如此叫喊着的时候,我突然想了起来。
 
和我当初第一次漂流到这个海边时一样,对着大海叫喊。
 
然後那个时候,我在海边看了一会儿--
 
「啊,对了!!」
 
「怎麽了?」
 
「那艘橡皮艇呀!我们怎麽一直都没想到。」
 
「说的也是,我们还用过那个到遗迹的北边去过呢┅啊,不过,东边的悬崖下 面的海浪很大我们过不去的。」
 
「不,我们没试一试怎麽知道。而且现在除了坐那个之外也没有其他方法了! 」
 
我记得橡皮艇应该是放在工厂的旁边才对,我一边用侧眼看着燃烧中的丛林, 然後朝着工厂跑了过去。
 
我们正坐着橡皮艇在海浪中漂流着。
 
终於要结束了┅这就是所谓的「THE END」吗,应该说是「DEAD END」吧。
 
我莫名其妙地觉得有一股全身失去力量的感觉,呆呆地望着正冒着白烟的岛上 。
 
坐着橡皮艇出海的我们,刚开始的时候,拼命地着桨想要从岛的旁边绕过去 ,但是东边悬崖下面的大浪,却怎麽样也没办法渡过,然後却乘上了绕大圈的海流 ,才过了没多久就远离了岛上。
 
原本在岛上的时候,从这一头走到另一头去要走上好几天的时间,但是现在从 橡皮艇上看起来却又不是那麽远的距离。
 
我看看枕在橡皮艇边的理香,发出了鼾声。她应该也累了吧,到了这种地步了 ,连好胜的理香最後也是屈服了。
 
「对不起┅」我对自己身为队长最後所做出的决定是大失败而道歉。
 
「没关系,反正一直待在海岸最後火还是会延烧到那里的。」
 
坐在我身旁的沙织用若有所失的声音说着。
 
我瞥了一眼沙织,又想起原本已经遗忘的事情。
 
对了,那个得赶快交给她才行。
 
「沙织,这个给你,如果我们真的回得了东京的话,这个应该可以拿来做成一 条项炼或是其他什麽的。」
 
「啊,这个是铃音的┅」
 
「这个是绘理奈女王送给我的奖赏,她说她有两个,要我送给自己最重要的人 ┅」
 
「谢谢你┅光一。」
 
沙织一边看着绿色的石子,微微地笑了起来,但是眼中却含着泪水。
 
於是我忍不住抱紧了沙织。
 
然後抬起她微尖的下巴,将嘴唇叠了上去,好柔软的感觉。
 
虽然一直生活在那座岛上,但是沙织的嘴唇就像是刚出生一样地柔软。
 
「沙纤┅我喜欢你┅」
 
我终於说出口了,虽然一直都很想说出来,这句要留到回到日本以後再说的话 ,终淤能够毫不顾忌地说出来了。
 
而且像现在这样子永远在一起也不错了,虽然说是这样子的地点。现在的感觉 还是很不可思议地,很平静的心情。
 
但是再过不久,我们就必须面临和死亡的恐惧战斗了。
 
一想到这里,我甚至会想说如果现在立刻就死掉的话,或许还会来的轻松。 
「你既然已经实行了,当我们回到日本之後的诺言,那就没意思了,所以现在 请你再和我约定一次。」
 
怀中的沙织脸上露出了捉狭的笑容。
 
拼命地想要表现得很开朗的沙织,在我眼中看来更是惹人怜爱。
 
「下一次的约定┅嗯┅不过呢,还是约定这样好了。」
 
「什麽都可以喔。」
 
「你是说真的吗,我们现在不是已经这样了吗┅那我的约定就是下一个步骤好 了。」
 
「做爱!?」沙织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我好像也有点得意忘形了。 
「不过┅这样也好,我就和你约定好了。」
 
哎呀!!
 
「你们真是的,不纯洁的异性交往喔┅啊哈哈哈。」
 
理香笑咪咪地眼神中带着温柔望着我们两个人。
 
「原来你醒来了?」
 
「谢谢你们啦,让我在这种地方居然还可以看到这麽感人的一幕。」
 
「你这话听起来好家是绘理奈小姐喔。」
 
大夥儿开心的大笑了起来。
 
「咦,那个是?难道是?」
 
原本只是水平线上的一个点而已,一下子朝着这里靠近过来。
 
当转动的的螺旋桨在水面上画出一道道漩涡时,我从强化玻璃的背面看到了里 面的男女,他们在这一年四个月之中,曾经是我们的一家人。
 
「喂!喂!」
 
我脱下脏兮兮的上衣用力地挥动起来。
 

终章
 
在四月暖和的阳光照射之下,我靠在涉谷人行道旁的墙壁,悠闲地看着走在街 上的人群。
 
回国已快将近五个月了。
 
刚回来的时候,看见这麽多的人以及肮脏的空气时,真的令我感到非常的不舒 服,不过看来最近我对这些东西已经没有什麽感觉,麻痹了。
 
「我是不是来的太早了啊。」
 
看了一下手表,现在离跟沙织约好的时间,还有十分钟。
 
不过想起来,跟沙织不知道有多久没见面了。对喔,自从我回来以後,今天还 是第一次跟她在私底下见面呢。
 
因为,自从我回来之後,每天都被媒体疯狂的追逐,每天的行程更是排的满满 的,这种生活大约持续了两个月之後,情况才逐渐地好转。
 
他们表面上将我奉承为英雄,但其实他们简直就把我当成一头珍禽奇兽看待着 。
 
他们的心情就像是「在南方的一座无人岛上,发现了一只奇异的动物!」(不 过,我真的上过了三次类似这种名称的节目。)。
 
不过,现在还对我感兴趣的媒体,已经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了。
 
也正因为如此,我才能够回到高中继续完成我的学业(虽然留级了两年)。 
以前我对学校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但是现在我却想好好的静下心来,重新拾 起课本,认真的规划一下自己未来要怎麽走。
 
回国之後,每个人的情况也都完全不同。
 
教授他回国之後,比以前更加地投入研究文明的世界。他说有人找他出来竞选 参议院的议员,不过他还是婉拒了这个邀请。
 
铃音被她的父亲接到瑞典与他们同住,当然,乌噜噜也跟她一起去了。
 
而理香也回到了大学,目前她利用着课馀的时间,撰写着一本叫做《无人岛与 现今的社会》(书名暂定)的小说,内容就像书名所说的,是记载着有关於我们在 岛上所经历过的亲身体验。
 
至於绘理奈,她已经辞去了航空公司的工作。不久之前跑去跟一家写了一篇叫 做(奇迹生还的空姐,听说曾经拍过A片)的报社的记者抗议。但是不知道为什麽 ,他们两个後来竟然结婚了。
 
最後是沙织。
 
沙织她跟我一样,重新再从高二念起。她说她想改跑马拉松,将来还想代表国 家去参加奥运。
 
可是,沙织她也未免太慢了吧。
 
「请问一下,你是不是叫做仲田┅」
 
当我朝着车站的方向,不停地找寻着沙织的踪迹的时候,从我的後面忽然传来 了一道女人的声音。
 
我回头望去,站在我的背後的是绘理奈┅
 
不!是有田美纪。
 
「真的是你啊。」
 
她嘟起了嘴唇笑了起来。
 
「你看,我没认错吧。」
 
站在她的身旁嬉笑着的,正是那个高崎修二。
 
喔,原来他们还在交往啊。
 
他们的穿着看起来比高中的时候还要更加地风流,令我不禁觉得非常惊讶。 
「替我签个名吧,还要在上面写『给亲爱的石田美纪』喔,这样的话,我就可 以拿到大家面前炫耀一番了。」
 
「喔,这个主意不错。仲田,就看在我们以前是好朋友的份上,替我们签一下 啦。」
 
我看到他们两个的这副嘻皮笑脸的鬼样子,忽然心里觉得越来越火大。
 
我将有田美纪手上的那本红皮的笔记本接了过来。
 
然後我便毫不犹豫地将它往後面抛去。
 
「你这是什麽意思啊!」
 
高崎修二很不客气地问着我。
 
这时我感到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
 
以前只要他一生气,我就会怕的要死。
 
但是他现在跟兹恩族的人卡拉比起来,简直是大巫见小巫。
 
现在他的那张脸在我的眼中,看起来只像一只笨拙的金毛野猴。
 
不过如果说他是只猴子的话,那就有一点对乌噜噜不好意思了。想着想着,感 觉到越来越好笑。
 
「你在笑什麽,你是想要我揍你是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揪起了我的衣服。
 
这个家伙,连骂人的技俩都跟以前没有什麽两样嘛。
 
我一边想着,一边抓住了他的手腕,然後┅
 
碰!
 
我用额头狠狠地撞了一下他的鼻梁。
 
这当然不是靠火神帕拉鲁,而是我自己本身的力量。
 
高崎修二立刻跪倒在我的面前,  着鼻子痛苦地挣扎着。
 
就在这个时候~。
 
「光一。抱歉、抱歉,我来的太晚了┅啊,发生了什麽事啊?」
 
沙织走到我的身边问道。
 
站在一旁的有田美纪并没有去理会流着鼻血的高崎修二,反倒是一直看着我。 
「没什麽啦,不要理他们,我们走吧。」
 
「嗯。」
 
於是我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那里。过了一会儿,沙织温柔地抱住了我的手臂。 
「你还记得┅我们的那个约定吧。」
 
我感觉到很惊讶,转头看了一下沙织。
 
她身穿着一件散发着春天气息的毛衣,在她的胸前还垂吊着一条绿石的项炼。 
「今天我已经跟家里的人说过我要到同学家去过夜了喔。」
 
沙织悄悄地在我耳边说着。
 
哇啊!
 
她真是大胆啊!
 
我一边对她的这句话感到惊讶,一边这麽地想着。
 
在岛上的生活,让我增进了不少的知识。
 
而我的身体也变得比以前还要强壮了许多。
 
我也获得了许多要成为大人所必须的经验。
 
还有┅
 
我同时也得到了一项最珍贵的东西。
 
我停下了脚步看着沙织。
 
这时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沙织,你在这里等我一下喔。」
 
我将沙织的手轻轻的推开之後,朝着刚才走来的那条路走回去。
 
走到刚才那个地方附近的时候。
 
我看到被我丢掉的那本红色的笔记本,正掉在人行道跟马路之间的一条枯乾的 水沟里。
 
我将它捡了起来,并拍打了一下,拭去了表面的污垢。
 
我走到看到我回来,吓得满脸苍白的石田美纪的面前,将笔记本递给了她并对 她说∶「我看你们两个啊┅真的需要到无人岛去磨练一下才行。」
 

【全文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ls1991lsok金币 +9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ls1991lsok金币 +3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ls1991lsok金币 +3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